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时评 > 正文

提速军事合作的美日算盘

作者:吕耀东   来源:瞭望   时间:2017-08-28

    美日“2+2会议”8月17日在华盛顿举行,双方就安全合作、朝鲜半岛问题、钓鱼岛问题以及驻日美军问题等进行了磋商。     

  “美日安全磋商委员会会议”是由美日外长、防长以“2+2”机制就双方关心的、以及全球及地区安全与外交重大问题举行的双边会谈。从会谈结果看,美日以东亚安全环境恶化为由拟加强安全合作,以应对日益凸显的地区安全威胁,进一步推动落实2015年修订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基于“朝鲜威胁加大”,双方就扩大自卫队职责作用以提高防御能力一事达成共识,并确定了美国提供“核保护伞”。日方表示要引进并部署“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美方重申《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等。会谈“共同声明”还确认,将进一步扩大在情报共享、侦察、军演以及研发领域的合作,确保两国的防务合作“无缝对接”。      

  本次会谈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日首次举办。回顾美国政府换届后的半年多时间里,美日在军事、安保方面互动频繁、合作提速,除针对“朝核”及遏制中国外,两国为各自利益,也各取所需,各有盘算。     

  特朗普执政后,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确认美日同盟的重要性,向国际社会展现美日“牢固而紧密的同盟关系”。一方面,美日首脑在政治、经贸、军事及安保等方面相互沟通、谋求共识,探讨“共同战略利益”。另一方面,美日也在化解双边贸易摩擦的同时,进一步明确了美日同盟的指向性和针对性。     

  日美关系是日本外交的核心,强化同盟机制是日本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安倍在2017年初国会众参两院全体会议上发表施政方针演说称: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及安保政策的基轴”,是“不变的原则”。他表示,特朗普总统追求“美国优先”、要求盟国增加所负担的军事费用问题,并不是要动摇日美同盟的根本,而是要深化同盟机制而已。出于担忧特朗普在选举中就重新调整《美日安全保障条约》的言论付诸实施,安倍还特意飞赴纽约向特朗普示好,表示“日美同盟间不建立信赖是不能发挥作用的”,意在向外界展示日美“牢固而紧密的同盟关系”。安倍还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的祝词中称:“非常期待共同携手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应对世界面临的课题”,“希望向世界彰显日美同盟的重要性”。     

  可以说,基于日美同盟的既得利益,日方为了“借船出海”,圆“政治军事大国”梦想,使维护和巩固这一同盟关系成为日本外交的重中之重。     

  特朗普执政带来的同盟国关系调整意向,让安倍急于强调日美同盟的重要性。日本遵循“金元开路”的惯用外交套路,许诺在10年内向美国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资1500亿美元意向;同时“顺应”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承诺在美国创造70万个就业岗位和一个市值规模达4500亿美元的基建市场。      

  对于安倍两次赴美强化同盟的意愿,特朗普给予盟友以“安心”和“高规格礼遇”回报。他宣称日美两国是“重要的同盟国”,“日美同盟是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础”。美国将致力于使用包括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在内的全部军事实力保卫日本,且这一承诺“不可动摇”。安倍访美谋求日美军事及安保合作、强化日美同盟关系的意愿,得到特朗普总统的亲口承诺,实现了通过日美首脑会谈确认“日美同盟是亚太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基石”的预期目标。      

  日美基于各自的既得利益和“共同利益”,确认双边同盟重要性、可持续性。从美方看来,日韩等同盟国在得到美国安全保护的同时,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日方则基于“安全保障相关法”扩大自卫队作用的方针,明示日本据此可行使集体自卫权服务于美军。今年4月14日,日本国会通过了修改后的《日美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允许在“战斗区域”向美军提供弹药支援,以提高日本自卫队和美军的军事一体化程度。      

  安倍还刻意对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理念表示“理解和尊重”,力求通过接受特朗普的政治理念,换取其对日本立场的顾及,争取达成首脑互信,一起“巩固符合新时代的日美同盟关系”。在安倍看来,自己提倡的“积极和平主义”与美国的亚洲战略“相得益彰”,符合日美同盟的共同利益。他表示“应使日美同盟的作用与能力体现为高效且有效的形式”,日方力争增强防卫力量并发挥更大作用,包括允许对美军行使集体自卫权为主要内容的安保法制的实施。     

  这些都是以日美同盟为前提的变化。正是安倍屡屡欢迎“伟大的美国”的姿态,迎合了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并得到其强化日美同盟关系的表态和确认,使两国军事互动和合作更加密切。     

  事实表明,美日从维护既得利益、固化同盟机制掌控亚太的立场出发,日益将日美同盟的军事及安保功能发挥到“极致”,其指向性和针对性具有明显的“冷战思维”。美日军事同盟非但未成为其标榜的“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基石’”,反而是东亚安全环境日益恶化的制造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