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时评 > 正文

虽是安倍的好年头,但绝对无法高枕无忧

作者:高洪   来源::《世界知识》2017年第24期   时间:2018-01-10

  对安倍政府来说,2017年在政治上是个好年头,在经济上是个稳年头。 

  年初,因为森友学园、加计学园等丑闻以及阁僚中的一些“猪队友”,安倍的支持率一度跌到30%,这对于安倍来说是非常低的支持率。于是,安倍大胆改造内阁,成功地重新拉高了支持率。日本很多“短命”的首相都是刚上台时支持率达到百分之五六十,然后越来越低,跌到20%以下就下台了。而小泉纯一郎和安倍都有一个本事,就是把跌下去的支持率再拉上去。因此上半年安倍有惊无险。 

  下半年,安倍因为森友学园、加计学园等丑闻在秋季国会上再次被追究。然而,安倍趁在野党处于乱局之际,同时利用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特朗普访日等“有利外在条件”,解散众议院、提前选举,以调整政治环境。此间,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风头强劲,组建新党、挑战安倍。但是小池犹犹豫豫、首鼠两端,而且日本尚不具备出现女性首相的国民政治土壤,最终未能对安倍构成挑战。结果安倍坐稳天下,执政联盟依旧,原内阁阁员悉数在任,在野党还是只能跟着安倍的政治日程表起舞。而且安倍连续搞了四个政府,这在日本战后历史上比较罕见。按照现在的设计,安倍打算干到2021年,届时他就是日本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政权稳固后,安倍重新推动修改宪法。这是安倍政权真正的根本性问题,因为安倍最大的政治理想就是修宪。 

  在2017年5月3日宪法纪念日,安倍提出了修宪路线图和日程表。11月17日,安倍表示会尽快拿出执政联盟的联合修宪方案,同时推动朝野开展讨论,以使修宪能进入实质性程序。按照安倍的路线图,修改后的宪法要在2020年开始实施,这就意味着要在2019年秋天获得国民投票通过,也就是获得二分之一以上的选民赞成。再往回推算,修宪方案最迟要在2019年春季国会上获得通过,这个难度相对低点。关键是2018年。2018年春季,国会要审议修改宪法的方案,如果顺利的话,可能在2018年内进行国会投票。如果无法顺利通过,则至少要在2019年春季获得国会通过,然后进行宣传造势,再提交国民投票。


2017年10月10日,安倍晋三在日本福岛启动竞选仪式,与支持者互动。在10月22日举行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中,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获得了压倒性胜利。 

  当然,这个过程并不会一帆风顺,因为安倍还面临一些坎儿。一是经济方面有不确定性因素。上半年日本经济总体比较稳,下半年则有点问题,尤其是第三季度的统计数字不是很好,而且2018年4月现任央行行长黑田任期届满后谁来接任,这些不确定性因素肯定会对日本政局造成影响。二是2018年自民党将举行总裁选举。安倍现在的位置的确很稳,但谁也不能保证将来不会再出意外或丑闻。三是2019年夏天参议院改选,时间上可能与国民投票重叠,会产生一定影响。四是2019年10月日本将提高消费税(从8%调到10%),对民众生活会有影响。此前,安倍政府说加税的目的是解决财政债台高筑问题,填补社保的缺口。但现在安倍改口说要把增加的税收投到教育领域。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则不同意,因为公明党是创价学会支持的政党,创价学会中有很多低收入成员,他们想把增加的税收用在普通百姓身上,而不是教育领域。因此,对于安倍来说,2018年不是一个可以高枕无忧的年份。 

  安倍是比较注重外交的日本首相,将外交视作实现自己远大政治理想的工具。过去几年,安倍政府强化日美同盟、围堵与牵制中国、拉拢俄罗斯、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叫板都反映了这一点。但是,特朗普上台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P)、抛弃“亚太再平衡”战略,把安倍搞得很被动。所以近一年来我们看到安倍不断地“拿热脸贴冷屁股”,想把特朗普“劝回来”。前段时间特朗普访问日本,安倍也没少做特朗普的工作,但是实际效果不是很大。 

  最近日本在对华关系上“有点意思”。安倍就跟嘴上抹了蜜似的,跟中国说了不少好话。媒体还捕捉到一个细节:在中国驻日使馆举行的国庆招待会上,安倍一路小跑进入会场。此前安倍的“一路小跑”都是“跑”给普京的(2015年联合国大会期间,安倍一溜小跑上前和普京握手),现在居然也“跑”给中国了。而且这是安倍执政以来首次参加中国驻日使馆的国庆招待会,也是日本首相时隔15年再次出席这一活动。其实,说到底就是在向中国示好。不过,安倍是出于真情实意吗?显然不是。有一点很清楚,安倍是不可能改变历史观、与中国真诚友好的。但出于战略需要,安倍确实想在中共十九大之后和中国把关系搞好点。 

  总体而言,自2017年春季以后,中日关系确实出现了趋稳、向好的迹象,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中国克服了经济下行压力,在很多领域取得了创新发展。而日本前几年一直跟中国死磕,但效果并不好。二是,安倍本人想做一些调整,此前安倍试图通过“自由繁荣之弧”“价值观外交”“俯瞰地球仪外交”等围堵中国,但没有成效,现在想想还不如和中国搞点儿合作好。三是,安倍一直想“联美制华”,但是美国并没有完全接这个茬儿。特朗普一上台,安倍就急着去见他。在那次记者会上,《读卖新闻》特意提了这个问题,结果特朗普说:“我昨天在非常非常友好的气氛下和习近平主席通过电话。”其实就是当众告诉安倍:美中关系搞好了对日本来说是利好消息,别老挑拨离间。各方面的因素使得安倍确实在对华问题上有点变化。 

  自2014年以来,习近平主席和安倍见了六次,从每次的说法变化上就能看出来中日间的气氛在一点点变好。据新华社报道,中方领导人最终要求日本与中方相向而行,确保两国关系不脱离正常轨道。从目前看,中日关系可能会有所缓和,但是根本问题、敏感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前景也并不十分乐观。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