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时评 > 正文

日澳强化防务合作的战略考量

作者:吕耀东   来源:瞭望2018-01-27   时间:2018-01-31

  


1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到访的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一段时期以来,日本与澳大利亚两国在军事合作方面十分热络。受日本政府邀请,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为推进与日本签订《访问部队地位协定》(VFA),特地于2018年1月18日“闪电”访日。而日方也因此安排了一系列军事行程,一天的访问日程排满了与日澳防务安全合作相关的内容,彰显出两国强化军事合作,构建“特殊战略伙伴关系”的意愿。 
构建日澳“特殊战略伙伴关系” 
  虽然特恩布尔的访问仅有短短一天,但日方安排的行程却颇有深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先陪同特恩布尔总理前往千叶县的陆上自卫队习志野演习场,视察了负责反恐等任务的陆上自卫队特殊作战群训练;在首脑会晤后又参观了地对空拦截导弹“爱国者-3”(PAC-3)等自卫队军事装备;两人还一起乘上运输防护车,听取自卫队队员对相关性能的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安倍还邀请特恩布尔参加了日本安保政策最高决策机构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特别会议。有媒体指出,之所以邀请澳总理参加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原因在于日本已将澳大利亚定位为“准同盟国”。此举也着眼于落实安倍提出的外交方针“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对外彰显日澳防务安全合作关系。 
  本次日澳首脑会谈,主要涉及防务安全合作事宜。双方“考虑到朝鲜核与导弹开发以及中国海洋活动活跃”,日澳就强化日本自卫队与澳大利亚军队实施联合演习及围绕防卫装备强化合作等事宜达成一致。双方确认,将合作推进安倍倡导的外交方针“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安倍强调“两国安保合作的发展将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日澳首脑还确认了包括美国及印度在内的四国合作的重要性,以及东海南海问题的对华针对性。 
  关于日本自卫队与澳军联合演习,安倍提出“将在质、量两方面加强”,对此特恩布尔表示赞同。其实在一年前,2017年1月,日本与澳大利亚就签署了《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允许彼此之间提供弹药。而早在2014年,日本就启动了有关《访问部队地位协定》的磋商。此次访问中,为使日本自卫队与澳军在对方国家顺利实施联合演习,日澳首脑一致同意加快谈判,以早日达成规定双方队员法律地位的《访问部队地位协定》。 
  《访问部队地位协定》是日本与澳大利亚之间围绕军事合作提升所做出的特殊安排,主要为两国的军事人员和装备到合作国进行活动提供法律地位。若成功签署,两国因联合训练而在对方国家停留时,携带装备和弹药等物资入境就能顺利展开,有望强化双方防卫合作的深度。 
  譬如,日本自卫队还可能借机赴澳进行军事培训,甚至可在澳大利亚附近进行军事演习,澳方还将为其军事装备的运输提供方便。这些都说明,澳大利亚与日本的军事合作正朝着更加紧密且制度化的方向发展。 
  日本共同社指出,一旦日澳签署了到访协议,将是日本首次与外国签署这类协议。这不仅为自卫队在澳大利亚展开军事活动扫清障碍,还意味着澳方将成为继美国之后日本最密切的“军事伙伴”。正如安倍在日澳首脑会谈后的联合记者发布会上所言:“日本和澳大利亚是共有法治等普遍价值观及战略利益的特殊伙伴。” 
安倍试求打造美日澳“铁三角” 
  安倍力求构建美日澳“铁三角”关系,是要提升日本整合“价值观相同”国家的号召力。在安倍看来,要成为所谓规则的推动者和主导者,日本必须与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志同道合的所谓民主国家进行更加紧密的合作,通过价值观外交加强合作,强调美日澳“民主国家”结盟是亚太乃至全球“安全和稳定的核心支柱”。
  在亚太地区海洋安全合作方面,日本加强了与美国及其盟友遏制中国海洋维权的相互配合。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三国防长定期举行亚太海洋安全会谈,就南海问题,表示“反对任何试图强行改变现状的单方面行为”,还提出制定“共享信息和通过联合训练加强警戒监视”的三国防务合作行动计划,充当“航行自由”、“遵守国际规范”的捍卫者。
  日本还试图将“价值观相同”的第三国纳入“美日+1”模式,加强美日同盟与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的联合军事训练,主导印度洋、太平洋的海上安全及防务合作,提升日本的亚太地缘战略控制力,形成有效遏制中国海洋维权的战略态势。
  日本意图通过外长防长磋商(2+2)机制与澳大利亚强化安全合作,着手构建“特殊战略伙伴关系”。安倍从“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理念出发,积极与澳大利亚推进允许自卫队提供弹药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的修订,谋求推进防务及安全合作,牵制中国的东海和南海维权活动。
  自执政以来,安倍就非常重视澳日防务安全合作,通过达成“特殊战略伙伴关系”,依托美国主导的亚太地区安全合作框架,形成对中国的对抗联盟集团,同时可以落实“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特别是生效后的日本“新安保法”将“南海争端”界定为“重要影响事态”。更为其加强与美国、澳大利亚的关系,刻意将东亚系列峰会的议题引到南海问题上来提供了依据,成为日本遏制中国的战略性外交选项。日本提升并加强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其战略意图不言自明。
澳助力日美同盟的背后考量
  对澳大利亚而言,与日本加强军事合作意在提升针对朝鲜半岛、东海和南海等亚太事务的参与及应对能力。在特朗普总统强调“美国优先”,要求盟友要自主防卫和分担责任的背景下,澳日借此强化军事合作,力图扩大地缘政治影响力。
  2017年11月,澳大利亚政府公布其自2003年以来首份《外交政策白皮书》,指出:若美国不妥善参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事务,地区稳定将受到威胁。该报告对地区安全表示担忧,并强调与日本、印度等国加强防务安全合作的重要性。
  该白皮书指出:中国“通过推进现代化,军队能力迅速提升,拥有亚洲最大的海军和空军”,经济实力也有多项指标“问鼎全球”,预测“中国将会对印度洋-太平洋施加影响以使其符合自身利益”。该白皮书担忧“若没有美国在政治、经济、安全方面的强力参与,地区的力量关系将迅速变化,要达到澳大利亚所追求的安全与稳定程度将变得困难”。
  可以看出,在特朗普政府亚太战略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加强与亚太“价值观相同”国家合作是澳大利亚做出的战略选择。在以美国为中心的亚太同盟体系里挑选合作伙伴,日本就成为澳大利亚的首选,通过澳日签订一系列军事协定,澳大利亚便可以在西太平洋北部地区找到战略支点。这样的布局与调整,在特恩布尔看来就是在强化与美国的关系,有助于提升澳美同盟的地位与权重。
  当前,随着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相对下降,日澳对亚太地区美国角色的重要性进行了再确认,正致力于联手防止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空洞化”,力促美国不要减弱对亚太地区事务的参与度。双方计划以日美、美澳同盟为基轴,促使三国意见沟通更加活跃。
  日澳两国认为,应替美分担亚太“地区安全责任”,作为美国“战略性国际防卫合作”的重要盟友,日澳应尽快签订《访问部队地位协定》,缔结旨在可以使日本自卫队与澳军共同演习顺畅化的协议。
  日澳还以“维护海洋权益和航行自由”为借口,倡导所谓基于法律原则的海洋秩序理念,主动帮助东南亚国家提升海上安全能力建设,向合作对象国提供防卫装备,力图在炒作南海问题的大背景下形成对华包围网。可以预见,被定位为“准同盟国”的日澳两国关系,将进一步深化“特别战略伙伴关系”,并可能成为未来影响亚太和平与稳定的不确定因素。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