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日本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日本社会 > 正文

人口危机背后的日本自卫队观察

作者:丁英顺   来源:军事历史2018年04期   时间:2018-09-13

一、日本自卫队面临人力危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日本军事机构被撤销, 军队被解散。日本1950年8月组建“警察预备队” (后改称保安队) , 1952年4月成立“海上警备队”;1954年6月颁布《防卫厅设置法》和《自卫队法》, 7月将保安队、海上警备队分别改称为陆上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 新建航空自卫队, 将陆、海、空防卫力量正式定名为自卫队。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迅速增强, 日本自卫队已发展成为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作战能力较强的武装力量。虽然根据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 战后日本放弃与他国以军事手段解决争端的权力, 自卫队在名义上不是军事组织, 但它的实际功能等同其他国家的军队。

  战后的日本宪法严格限制了自卫队的服役人数, 日本自卫队只能保持一定数量的“定员”。随着人口少子老龄化的不断加剧, 日本人口结构发生变化, 年轻人减少, 老年人增多。这不仅造成劳动力短缺、学校生源不足等问题, 甚至影响自卫队人员的补充, 近几年日本自卫队一直达不到“定员”人数。2017年12月, 日本通过总预算为97.7万亿日元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 其中, 防卫费预算达到5.2万亿日元, 较前一年增长约1.3%。 (1) 在日本经济“失去的20年”里, 防卫费曾有过削减。但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之后, 从2013年开始日本的防卫费开始扩大, 已连续6年增长, 并且连续3年超过5万亿日元。日本防卫费用虽控制在GDP的1%以内, 但防卫费的总预算一直在增加。日本欲以此强化自卫队的各种应对能力。

  在防卫费预算开创历史新高的情况下, 日本自卫队却面临年轻人员短缺, 成员趋于老龄化的结构性问题。根据2017年《防卫白皮书》资料, 截至2017年3月, 日本陆海空自卫队定编人员为247154人, 但实际只有224422人, 大概缺员2.2万多人, 全体自卫队的满员率为90.8%。 (2) 日本的自卫队由士兵阶层“士”和领导阶层“曹”“干部”组成。近年来, 自卫队中“士”大幅减少。2007年3月, 日本自卫队中“士”有58107人, 其满员率为93.1%, 而到2017年3月, 减少到39395人, 满员率只有69.5%。 (1) 日本自卫队出现人员短缺的主要原因在于应征者的减少。以大学生为对象的自卫官一般干部候补生应征人数, 2014年达到了8515人, 而2015年减少到7334人, 减少约14%。 (2) 随着应征者的减少, 日本自卫队退役人员空缺得不到及时填补, 导致自卫队人数不断减少。而且日本自卫队人员结构正趋于老龄化。1991年, 日本自卫官的平均年龄为32.2岁, 2014年增长到36岁。20-29岁的“士”和“曹”的人数减少, 中老年干部的比率在增加。 (3) 日本陆上自卫队中50-59岁的人比较多, 而美英陆军中大多数是20-29岁的人。欧美国家军队的平均年龄大约为30岁。 (4) 另一方面, 因自卫官退役之后不容易找到工作, 很多老自卫官不愿退役, 也导致自卫队成员年龄老化严重。

  日本所有自卫队成员都被称为“自卫官”, 属于公务员, 享受公务员待遇, 进了日本自卫队, 有工资还有奖金, 白天上班晚上回家, 与公司的白领作息时间差不多, 而且其工资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日本20-24岁年轻人全国年平均工资收入为253万日元, 而自卫官的年平均收入为300万日元;30-34岁人的全国年平均工资收入为397万日元, 自卫官的年平均收入为440万日元, 40-44岁人全国年平均工资收入为461万日元, 自卫官的年平均收入为570万日元。50岁以上人全国年平均工资收入为500万日元, 自卫官的年平均工资收入为770万日元。 (5) 日本政府希望通过高收入促使更多的人进入到自卫队中。

二、日本自卫队“招兵难”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 日本自卫队在人员招募方面遇到了较大的困难。造成日本自卫队“招兵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既有日本人口结构变化的原因, 也有日本政府和其防卫政策走向的影响。首先, 日本人口少子老龄化的加剧让自卫队可以招到的“新兵”越来越少。年轻人是日本自卫队的主要来源, 而日本出生率下降, 年轻人数量持续减少是导致日本“招兵难”的重要原因。从以下少儿年龄人口的变化情况中可以看出日本出生率的下降情况。1970年, 日本0-14岁的少儿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为23.9%, 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只有7.1%;到2000年这一比率分别为14.6%和17.4%, 老年人口比率超过少儿年龄人口比率;到2016年少儿年龄人口所占的比率减少到12.6%, 老年人口所占的比率增加到27.3%。 (6) 这说明, 日本的出生率继续下降, 少子化问题严重, 正在面临严峻的人口危机。根据厚生劳动省统计, 日本2017年出生的婴儿数为94.1万人, 连续两年不足100万人。 (7) 日本总务省公布, 截至2017年1月1日, 日本20岁新成人为123万人, 连续8年在日本总人口中所占的比率不到1%, 仅占1.266亿人中的0.97%。到2035年, 过半数日本女性的年龄都在50岁以上, 育龄女性人数将大幅减少。 (8) 日本的少子老龄化及人口减少不断加速, 正成为日本社会揪心的难题。从长远来看, 这种现象更是不乐观。根据日本内阁府公布的资料, 预计到2060年日本总人口将下降至9000万人以下, 其中, 15-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51%, 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40%, 而少年儿童人口所占的比率只有9%, 届时每2.5名日本人中就有一名65岁及以上老年人。 (1) 虽然是预测值, 但说明日本总人口、少儿年龄人口、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是必然趋势, 显然会对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巨大冲击, 也直接影响日本自卫队员的补充来源。日本有些人担心, 这种老年人多、年轻人少的情况, 将影响到自卫队员的招募, 而缺少年轻力壮的自卫队不仅会影响平时的防灾、救灾等事宜, 也可能削弱日本的防务能力。可以说, 少子老龄化确实给日本自卫队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其次, 日本自卫队吸引力减退, 担心参加自卫队会被送上战场等因素导致年轻人不愿意当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日本在美军占领之下制定并实施了《日本国宪法》, 并“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美日安保的保护伞也让日本人一直认为除了意外情况的发生, 参加自卫队也不会因战争发生危及生命安全的风险。但是,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 日本表现出要成为在国际事务中有话语权的政治大国的愿望, 并开始参加各种国际维和行动。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 日本自卫队以“维护世界和平”的名义, 参加多国部队的扫雷作业, 实现了二战后首次海外派兵行动。2001年, 阿富汗战争爆发之际, 日本以提供后勤支援为名, 实现了第二次海外派兵。2003年, 在伊拉克战争中, 日本向伊拉克派遣全副武装的陆海空自卫队部队。虽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直强调自卫队出兵海外参加后方支援没有太多的生命危险, 但是经过这些派兵行动, 日本自卫队事实上已经卷入战争的风险之中。在这种背景之下, 不少年轻人担心参加自卫队会被送上战场, 因此报名参加自卫队的人数也随之减少。2014年7月1日, 安倍晋三主导的内阁做出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重大决定, 2015年日本国会通过了根据内阁决定的方针修订的新安保法。日本在野党和民众强烈反对新安保法, 认为日本战后宪法的和平宗旨遭到破坏, 日本有走上战争道路的危险。目前, 安倍内阁又在2018年着眼修宪, 宪法第九条修改成焦点, 其中包括寻求把自卫队写入宪法, 新增自卫队地位、职能等内容。日本宪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放弃战争”, 第二款规定“不拥有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 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第九条是和平宪法的核心, 也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走和平道路的法律基石。如果在宪法第九条中新增自卫队存在的问题, 日本宪法上对于自卫队海外活动的遏制恐将不复存在。此举引发了日本民众普遍担忧和反对, 人们并不愿意把孩子送上战场, 自然会出现自卫队“招兵难”的问题。

  第三, 在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 自卫队的任务却在增多。有的自卫官要兼任多项业务, 超负荷工作, 影响到身心健康, 自杀现象激增。特别是, 日本政府强行推动自卫队海外派遣, 自卫队官兵却完全没有做好海外执行任务的心理准备, 让自卫队官兵的心理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根据日本防卫省的统计, 2004年, 日本自卫队员自杀死亡人数94人, 2005年和2006年皆为93人。日本自卫队人员自杀率为每10万人38.6例。 (2) 2016年年底, 两名男性海上自卫队人员在远洋航海实习期间上吊自杀。在自卫队人员短缺的背景之下的超负荷工作、训练严酷、执行任务紧张过度等很容易使自卫队员陷入崩溃。

  以上几方面的因素直接降低年轻人参加自卫队的意愿, 直接影响自卫队招募, 自卫队的人员每年都达不到所规定的编制人数。为了提高年轻人报名入伍的兴趣, 日本政府大力提升了自卫队员的工资及福利, 增加名目繁多的津贴, 同时在休假、医疗等方面也享受不错的福利待遇等。而且为了吸引年轻人, 自卫队不仅出版各种写真集, 还起用了流行偶像等方式大力提高征召投入, 但这些措施并没有收到明显效果, 自卫队普遍缺员情况没有得到缓解。

三、日本自卫队未来发展趋势

  日本人口不断趋于老龄化, 出生率下降, 年轻人越来越少, 而且服役意愿降低, 自卫队招不满人的状况使更多的日本民众开始担心,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安倍政府会不会重拾“义务兵役制”, 将年轻人逼上战场。事实上, 日本已进入超老龄社会和人口减少社会, 自卫队可以招到的“新兵”越来越少, 日本民众难免有这样的担心。

  面对这种情况, 日本计划今后将进一步扩充“女兵”的数量。日本人口老龄化的直接后果是劳动力的缺乏。安倍政府为了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 积极倡导“女性经济学”, 开发女性劳动力。安倍晋三在第二次执政之后, 曾经无数次地表示过要创造让女性能够充分发挥才能的“一亿总活跃”社会。2015年8月, 日本制定了《女性活跃推进法》, 并于2016年4月开始实施。该法规定, 职工数在301人以上的企业应把握好男女职员的工作时间、工作年限、管理层中女性所占比例等现状, 号召政府机构和企业雇佣和提拔更多女性, 希望借此助力经济复苏。同样, 日本在自卫队员中不断增加女性自卫队员, 政府希望通过扩大女性自卫队员的人数来增加自卫队的整体人数。日本自卫队中的女性除了传统的医疗、军乐、炊事等后勤岗位, 有更多的女性在舰艇上服役, 并且担任驱逐舰舰长、科长等重要职务。近几年, 在全体自卫官中女性自卫官所占的比率出现了逐渐增加的趋势, 2012年为5.5%, 2016年增加到了6.1%, (1) 到2030年, 将增加到9%以上。 (2) 与此同时, 日本自卫队各“兵种”陆续解除对女性服役的限制。例如, 2017年4月, 日本防卫省解除女性在陆上自卫队的所有服役限制, 包括陆上自卫队坦克车部队、伞兵部队、普通科中队和侦察部队等。这意味着除了潜艇部队和特殊武器部队的一部分以外, 日本自卫队所有部队都解除了对女性的服役限制。增加女性自卫队成员人数的方案与安倍首相倡导的“女性经济学”相吻合, 也折射出日本人口老龄化与总人口减少带来的无奈与危机。

  当然, 日本自卫队虽然“老兵”众多, 但战力不可小觑。日本自卫队队员的平均受教育程度非常高, 自卫队的信息化程度也比较高。日本自卫队在二战后军事发展被限制之下培养了很多高素质人才, 能够应对各种状况, 有些时候数量上的不足可以用质量去弥补。但是, 正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如果“招兵”难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自卫队人员数量完全跟不上, 再注重质量也将面临诸多无法解决的问题。

  总之, 应对少子老龄化、人口减少这一人口结构性问题是日本目前面临的重要课题。日本人口危机不仅影响社会经济发展, 也直接影响承担防务和防灾、救灾任务的自卫队的人员招募。2017年9月, 安倍首相在解散众议院之际, 指出少子老龄化和朝鲜问题一样是日本的“国难”, 少子老龄化问题第一次成为日本解散众议院的理由, 成为政党政权选举的主题有其重要意义。 (3) 安倍首相希望在少子老龄化问题日趋严峻的时刻得到国民的支持。为了克服人口减少, 安倍政府也提出了要实现总和生育率1.8的目标。日本能否实现这个目标也是有待于观察。伴随着少子化的加剧, 育龄女性人口减少, 即便现在每对夫妇平均生育子女的数量有所改观, 但仍然无法在短期内阻挡整体出生数量的下滑。从这个角度讲, 日本自卫队缺员和人员结构老化问题很难在短期内得到解决。

    注释

  1 「税収増、低金利頼むみ」, 『日本経済新聞』2017年12月22日。

  2 防衛省自衛隊:「防衛省·自衛隊の人員構成」, http://www.mod.go.jp/j/profile/mod_sdf/kousei/, 2017年12月25日检索。

  3 土居丈朗:「高齢化している自衛隊で本当に大丈夫か」, 『東洋経済』2017年1月5日。http://toyokeizai.net/articles/-/185031page=3, 2018年1月5日检索。

  4 『每日新闻』2015年7月16日。

  5 「自衛隊も「人手不足」…「背広組」vs「制服組」の葛藤も深く」2017年11月27日[中央日報日本語版]http://japanese.joins.com/article/867/235867.html, 2018年1月21日检索。

  6 http://scopedog.hatenablog.com/entry/20140731/1406821456, 2017年8月23日检索。「陸上自衛隊と米·英国陸軍の年齢構成比較」http://www2.ttcn.ne.jp/honkawa/5221.html, 2018年1月20日检索。

  7 自衛隊帯広地方協力本部:『自衛官のお給料について』, http://www.mod.go.jp/pco/obihiro/recruit_works_pay.html, 2018年3月11日检索。

  8 国立社会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人口統計資料集》 (2016年版) 」, http://www.ipss.go.jp/syoushika/tohkei/Popular/Popular2016.asp?chap=2, 2017年3月5日检索。

  9 「出生数100万人割れ、2年連続2017年推計」, 『朝日新聞』2017年12月23日。

  10 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人口统计资料集 (2017年版) 》, http://www.ipss.go.jp/syoushika/tohkei/Popular/P_Detail2017.asp?fname=T02-04.htm&title1=, 2018年2月5日检索。

  11 内閣府:「平成28年 (2016) 版高齢社会白書 (全体版) 」, http://www8.cao.go.jp/kourei/whitepaper/w-2016/gaiyou/28pdf_indexg.html, 2017年6月8日检索。

  12 防衛省自衛隊:『自衛官自殺問題に対する防衛省の取り組みに関する質問に対する答弁書』, http://www.mod.go.jp/j/presiding/touben/168kai/syu/tou212.html, 2018年3月11日检索。

  13 防衛省自衛隊:「防衛省における女性職員に関する統計資料」, http://www.mod.go.jp/j/approach/hyouka/tokei/women.html, 2018年1月23日检索。

  14 「防衛省における女性職員活躍とワークライフバランス推進のための取組計画」, 『平成27年1月28日防衛省女性職員活躍、推進本部決定』, 第12页, http://www.mod.go.jp/j/approach/others/jinji/work-balance.pdf, 2018年1月23日检索。

  15 「少子高齢化静かな有事」, 『産経新聞』2017年10月14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0 京ICP备05036911号